• >
主页 > 477777开奖现场 >
477777开奖现场
正文 242 深夜营救一触即发!(万更11)
发布日期:2019-10-05 11:56   来源:未知   阅读:

  本书关键词:正文 242 深夜营救,一触即发!(万更11)无弹窗、正文 242 深夜营救,一触即发!(万更11)全文阅读

  正文 242 深夜营救,一触即发!(万更11)--------《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b章节名:242 深夜营救,一触即发!(万更11)/b

  君莫邪和袭月都是静静的看着君赖邪,如今真相大白,这天炎王朝再也没有他们君家容身之处了。但是,就凭他们一个小小的君家,再加上一个焚仙门,想要同偌大的天炎王朝作对,又谈何容易?

  天炎王朝可是有数十万的常规军队,常规军队中每个人都至少有先天期的实力。这天炎王朝存在了几百年时间了,这几百年的底蕴更是不可小觑。而那数十万的常规军队,还并不算是天炎王朝的最强力量。整个天炎王朝最厉害并非是数量惊人的常规军队,而是直属于天帝冥煜手下的一万龙骑兵,一万轻骑兵!

  别看这人数不算太多,但每个人的实力至少也要是先天顶峰,且每个人都配备着强横的龙族妖兽,还有极其不错的幻器丹药。这两万的精锐,真正的战斗起来,堪比十万乃至几十万的闲散高手!

  凭借着这两支绝强力量,当年的冥煜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只花了短短十年的时间,就将广阔无比的炎黄大陆整个的攻占了下来!

  就算是撇开天炎王朝本体实力不提,朝廷对于炎黄大陆上的其他各大势力的号召力也不可小觑。若是要让那些个实力做出选择,又有几个势力会肯站在羸弱的君家这一边?!

  这些情况,袭月和君莫邪心中是再清楚不过了!不过,就算是敌人再强,再不可战胜又如何?如今,这天炎王朝之下已经容不下他们了,他们难道还要乖乖束手就擒不成?!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天炎王朝同他们君氏一族有着不同戴天的仇恨,事到如今,也必须要有一个了断!

  “事到如今,我决定马上带着几个高手,立刻赶去帝都营救被困皇宫爹爹和爷爷。与此同时,姨娘和大哥你们则是立刻调集君家、焚仙门中所有能够调集的力量。待我将爷爷和爹爹两人成功营救出来之后,我要立刻率领所有高手攻入帝都,直逼皇宫!”

  君赖邪毫不犹豫,将心中的打算全部道了出来。那双慵懒的黑眸闪过一丝的凌厉,事到如今,脸皮已经算彻底撕破。想要保住大家,唯有先下手为强!

  饶是冷酷如君莫邪,淡然如袭月,在听到君赖邪的这番话的时候,也是猛地一震。倒不是他们害怕同那天炎王朝对上,只是天炎王朝的实力如此之强。他们不先想办法避其锋芒,再图对策,反而直接就带着所有人逼入帝都。这对于他们倒也没什么,他们心中早就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了。然而,这对于君家的那些一般人,还有焚仙门的普通弟子来说,如此疯狂的举动,无异于去送死!

  袭月身为君氏一族的后人,在多年之前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然而,她虽然对于自己的生死能够淡然处之。但想着因她一族而被牵连的君家和焚仙门的那些弟子们。袭月这心里头,却是有些犹豫不忍。

  虽然,当年的君尚明拐走了她最心疼的小妹妹,这让她在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些忿然。再加上,这君尚明的实力平平,在圣儿遭遇危险的时候,又没有能够好好的保护她。所以,她对于这君尚明心中自然是存了怨气。不过,怨气归怨气,这君尚明总归还是圣儿最为心爱的男子。而君家的那一干人等,也是邪儿心中所在乎的家人。如今,面对这般严峻的形势,袭月心中却是有些担忧了。

  “事到如今,就算是我们能够想办法截住玉宸,让这遗迹所发生的一切不被走漏。之后,再回去同天炎王朝好好周旋,暗地里积蓄力量。但就算是我们再如何积蓄力量,想要和天炎王朝硬碰硬,也是毫无胜算的。而且,我们也没法保证在韬光养晦的这段时间内,不会被天炎王朝察觉!”

  “而如今的情况是,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截住玉宸了。消息曝光不过是早晚的问题,一旦那玉宸将一切告知了那冥凤夜和天帝等人,他们定然会立刻采取措施。这炎黄大陆上,就再无我们君家和焚仙门立足的地方。且我们所有人都会成为所有高手所追拿、通缉的对象。所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想要保住君家,唯有先下手为强,抢占唯一的先机!”

  “这几年来,冥凤夜一直对我有所怀疑,所幸的是他只是怀疑却无法肯定。这三年来,这冥凤夜对我颇多忌惮,猜疑极深。但也是因为这一番猜疑,让他扣押了爹爹和爷爷在帝都做客,还特意在我和鸿的大婚之后,下毒测试。如今,也就是因为他扣押了爹爹和爷爷,这会让他心中有所依仗,从而对我们君家没什么防备之心。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我们赶在玉宸将消息传递出去之前,将爹爹和爷爷救出。再赶在所有军队察觉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领众高手深入帝都,包围皇宫。待我们拿住了天帝冥煜、摄政王冥凤夜之后,就算是所有军队都察觉了,到时候他们都投鼠忌器。这样一来,我们才能抢到一线生机!”

  君赖邪黑眸闪过一丝的凌厉,将她心中的分析娓娓道来。就是因为天炎王朝的势力太强,是他们两大势力难以撼动的存在。所以,他们唯有以快破强,才有可能扭转局势。

  君莫邪听了这话,心中也是冷静了起来。从来都知道邪儿的统御能力不凡,但他也没想到邪儿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所有的形势都分析的如此清晰明了。

  “大哥,我本来准备和你一起,两个人去的。但是,君家那边也必须有个人去组织大家,否则只怕赶之不及……”

  提起这个,君赖邪倒是还没决定好。皇宫太过危险,必须找实力足够的人。她正说着,蓦地,一个清冽好听的嗓音遥遥的传来。

  “邪儿,我和你一起去。我正好也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皇宫一趟。这样吧,我和你两人去皇宫救人。皇宫不是什么好去的地方,人多了也帮不了什么忙。”

  冥聿尊狭长的紫眸闪过一丝的精芒,皇宫太过的危险,他实在是不放心邪儿一个人去。那玉宸也是一只老狐狸,谁知道他还有没有搞些其他的小动作?不过,想到他来到这炎黄大陆所要找的那个人。薄唇勾勒出了一丝的意味深长,狭眸深幽如井。

  听到了男人的话语,君赖邪这才想起还有一个高手在身边呢!只不过,刚刚对爷爷和爹爹的担心占据了上风,她心知大哥定然也是担忧无比,倒是将鸿给忘了。

  有他在身边,君赖邪的心中却也安定了不少。这男人的实力,可是连她都没法说清楚,当得起深不可测四个字!

  “大哥你赶去君家,袭月姨娘则是召集焚仙门的众人。夜魅,你等下帮我去跑一趟。霍玉和古青,你们俩留在这里,率领大家将宝贝收集瓜分一下!好了,大家分头行事,一切事情看信号!”

  恢复了原本容貌的霍玉,睁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好不兴奋的嚷道。认识这家伙还真是没白认识,这么几年里面,他们做的事情哪一件不是疯狂至极的?

  不过,今日这件事情,倒也实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这家伙,居然想都不想就直接要对朝廷出手!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疯狂至极!

  古青也是微微一笑,一反常态的顺着霍玉的话打趣道,那张俊美刚阳的脸庞上,丝毫没有一丝的紧张。

  周围的那些自由修炼者们,听着他们的对话,一个个却是将眼睛瞪得老大!都这个时候了,他们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居然还能这般的轻松?那可是天炎王朝啊!这一片大陆上最强的统治势力。天哪!他们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对象啊?

  君赖邪也是慵懒的笑着,虽然不言语,她心中却很清楚这两个家伙其实是故意的打趣,想要她稍微轻松一点罢了。其实,面对的可是整个天炎王朝,谁心里头会真的无知无觉?

  “既然你们要走了,那便带上我们吧!反正我们已经只剩下了妖魂,再继续呆在这暗无天日的遗迹之中,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同这遗迹一同消亡而已。与其如此,还不如成全凤好了!”

  就在众人准备各自行事之时,一个声音却突然传来了。却是一开始将君赖邪掳走的三头冰晶巨蟒!

  此刻,它那一身庞大的兽体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宝物。而她身后的九大妖兽,也是被宝物给埋住了一般。显然,刚刚这遗迹里面发生的事情,让它们十大守护妖兽抢先将许多的宝物都收集起来了。

  “就是,这遗迹也支撑不了几天了。我们打算将宝物都交给你,然后成全凤兄。”

  另一只赤火神龙,也是摇着巨大的龙头,全身上下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宝物,对着君赖邪如此的道。

  君赖邪也不推辞,虽然这十大守护妖兽,一旦妖灵被妖吞噬,那就等于魂飞魄散了。但是,就像是他们说的那样,与其在这遗迹里面无声无息的消亡,还不如在将妖灵助妖一臂之力!

  阴阳冢一开,她将上古十大守护妖兽全数收入了她的阴阳冢理,再又将七爪血龙的妖魂和内丹也一齐收入阴阳冢里。为了妖的秘法复活,需要极其庞大的力量。但妖的本体实力太强,吞噬炎黄大陆上的妖兽妖灵作用几乎等于零。但这十大守护妖兽和这七爪血龙的本体实力都是仙帝级别的,这种级别实力的妖兽妖灵和内丹,对于妖的修炼也是好处颇多。

  做完这一切,冥聿尊紧紧地抓着她软若无骨的小手,紫眸闪过一丝的凌厉。长腿迈开,两人正要离开。

  就在君赖邪和冥聿尊准备离去之时,身后忽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嗓音。却是一直站在他们身边,默默无言的唐峰,却是突然的开口了。

  “若非首领你的帮助,我唐峰在这遗迹里面只怕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能够得到这些宝物,也全是因为首领。刚刚,若非为了保护我们,首领说不定还能够将那玉宸抓住……!我唐峰绝非忘恩负义之辈,如今首领所在的君家面临大难,我岂能坐视不理?!再说了,那天帝冥煜明明就是九重天界上的家伙,凭什么主宰我们炎黄大陆?凭什么坐上皇帝宝座?”

  见君赖邪转过身来,唐峰认认真真的道。在说到冥煜的时候,他的脸色却是带着几分怒火,连放在身侧的双手的握得死紧。

  “君二小姐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那个什么天帝冥煜,我老早就看不顺眼了!”

  那人似乎看出了君赖邪满心的疑问和好奇,微微一笑,那笑容迷人极了,带着一股子无法形容的成熟魅力。

  依旧是那个僻静无人的小山谷,而此刻这山谷却只剩下了君赖邪和冥聿尊两人。开始那个出现过的男人,就仿佛是一阵烟雾般,突然出现却有很快消失不见了。

  君赖邪和冥聿尊两人,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被重兵把守着的皇宫。实力到达他们这个程度之后,想要躲过皇宫那些大大小小明哨暗哨早已是轻而易举。

  君尚明和君莫痕两人,在皇宫之中,似乎是被软禁在了永和殿里面。身为人质,虽然被限制了自由,但宫内的吃穿用度倒是丝毫没有委屈他们。至少,从冥凤夜将这单独的一个宫殿分割出来,给君莫痕和君尚明两个人住,就看得出来了。

  自从爷爷和爹爹两人被软禁,君赖邪明里暗里打听了不少的消息。所以,今夜进宫,第一次找的地方就是这永和殿。

  两人躲过了殿外的层层明哨暗岗,小心翼翼的寻了一个空隙,进入了这永和殿中。

  殿中地方极其宽敞,如今时辰也是不早了,按理说灯火也早该灭了。然而,他们俩却遥遥的看见书房里面还亮着灯火。想来,他们俩人就在书房里头。君赖邪和冥聿尊相视一眼,立刻就向着书房大步走去。

  两人飞快的到了书房外面,遥遥的就感觉到了房门内外各有两人密不透风的看守着。勾唇慵懒一笑,以如今君赖邪的实力,倒是丝毫不惧这些守卫。起手一下,那两个守卫立刻被她放倒了。再鬼魅般的窜入房间,不等里面的人反应过来,又是极其凌厉的一下。

  君赖邪放倒了所有守卫,却看到书房棋桌上,左右各坐着一人,正是她三年未见的爹爹君尚明和爷爷君莫痕!君赖邪绝美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她一面叫着两人,一面向着他们俩靠近。

  原本还在对弈的两人,根本就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君赖邪。低低的道了一句,那君尚明立刻就向着君赖邪抱了过去。

  而那个‘君尚明’和‘君莫痕’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森然。伸手看上去是去抱君赖邪,其实手中却是带着一种极其细小的银针暗器!

  “哈哈!君赖邪,王爷早料到你定然有一天会按捺不住,想来救走他们!哼!没想到,你竟敢真的夜闯皇宫!好大的胆子,如今你已经中了我的暗器,还不束手就擒!”

  就这么一瞬间,那人感觉手中的银针被深深的刺入了对方的身体里。当下,那个伪装成君尚明的暗卫,当下冷笑出声。

  而那边那个假扮君莫痕之人,猛地一下拔出手中的刀刃,得意洋洋的架在了君赖邪的脖子上!

  没想到,对方竟然设下如此陷阱。君赖邪冷笑一声,原本好似中招而就要倒下的身体,却忽而诡异的飞掠了出去。架在她脖子上的兵刃霎时就空了。

  这君赖邪,在三年之前不是才堪堪突破了寂灭期吗?!怎么可能?!不过三年的时间,她竟然已经突破大乘期了!

  君家三年的低调,君赖邪三年的闭关,而这三年之中,炎黄大陆上又出现了一些惊艳才绝之辈。所以,帝都之中,虽然还有关乎君赖邪当年的一些传说,但时间过去这般久,自然是大大不如以前了。

  这暗卫虽然心知这君赖邪在三年前是寂灭期的高手,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就突破了大乘期!

  眼看着,君赖邪竟然在转瞬之间就控制了形势。那暗卫心知不好,虽然自己的性命还捏在对方手中,但身为暗卫中的死士,他根本就悍不畏死。毫不迟疑,他立刻就向着外面大声呼喊了起来。

  皇宫之中,处处都是明哨暗岗,他这么一喊,很容易就会引起那些守卫哨岗的注意!

  而另一个人,见君赖邪出手如此狠辣,当下一面向着边上逃匿,一面准备呼喊。然而,他的声音还未出口,在边上隐匿着的冥聿尊便出手了。

  就见一抹凌厉的玄力一晃而过,另一个暗卫只觉得喉咙一疼,猩红的血液顿时喷涌而出!死亡的感觉,距离他越来越近,眼神也是越来越涣散了。

  就在他不甘的咽下最后一气之前,他软软的倒在地上。忽而集中最后的力气,向着房内掷出最后一枚暗器。

  就听见‘碰’的一声,那暗器丢掷在了一花瓶上,顿时都考虑的极周全,但这皇宫里面却实在是铜墙铁壁。这三年来,她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派人过来,但总是得不到什么消息。

  “既然,他们没有将你爹爹和爷爷关在这里,那很有可能关在了密道或者是密室里面!只不过,他们既然连这个明摆着的住处都设了这么多陷阱,想要在那些地方将爹爹和爷爷救出来,只怕更加不易。”

  因为邪儿的如此在乎,冥聿尊其实早在暗地里就为她探查过好多次了。当然,也探查到过两人被关的地方。只不过,冥凤夜做事十分谨慎,并不是每次都将他们关在同一个地方。而且,大部分时候还是让他们呆在永和殿的。所以,这才让冥聿尊没法一来就带着邪儿过去。

  黑眸闪过一丝的凌厉,今夜她非救走爹爹和爷爷不可!她绝不会将他们俩放在这深幽如囚牢的皇宫中不管的!

  对于她的回答,冥聿尊毫不意外,轻轻的点点头,他狭眸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温柔。

  外面的人显然听到了这个房间里面所传出来的声音,不过,这个时候的君赖邪和冥聿尊两人早就已经离开了永和殿。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肯定会翻天覆地的找。若是上上下下的翻遍了,还找不到我们,他们肯定会以为我们俩已经逃出宫去了。谁都不会想到,我们俩竟然还留在这宫中!”

  当君赖邪和冥聿尊两人离开永和殿之后,周围顿时涌出了一堆的守卫暗哨。原本黑沉沉的永和殿,此刻却是灯火通明。显然,他们已经发现了永和殿里面被君赖邪和冥聿尊两人所放倒的数名守卫。虽然,问不出任何的线索,但这些人定然也清楚,是她君赖邪过来了!

  冥聿尊带着君赖邪,窜入了御花园里面。此刻是深夜时分,这空无一人的御花园之内自然是一片漆黑。不过,冥聿尊显然对这里毫不陌生。熟门熟路的带着君赖邪进入了偌大的御花园,他抱着君赖邪的纤腰,很快就飞掠到了众多假山中的一座前面。

  两人窜入了假山里面,冥聿尊紫眸只一扫,立刻就确定了那个曾经自己来过的地方。

  大步走到了一块石头面,冥聿尊伸手用力一推,那看上去坚固无比的石头,顿时飞快的凹陷了下去。一道黑幽幽的看不到底的洞口,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沿着那洞口走了一阵子,君赖邪因为以前做多了这种黑夜破门、密道寻宝之类的事情。所以,她的方向感特别的敏锐。这个密道显然非常的深幽,密道的两边缀着碗口大的夜明珠当照明所用。

  两人在走了一会儿之后,君赖邪就感觉到他们大概是重新又走到了各大宫殿的地下来了。

  不过,眼下出现在两人面前的,却是五个不同的洞口。五个洞口,五个不同的方向,谁也不知道,哪个洞口方向是通往爹爹和爷爷被关的地方。

  “这五个洞口,我都曾经来到过!像是我们左手边的这三个,分别是通往冥凤夜宫殿下面,皇后冷优烟宫殿下面,还有御书房下面的!而我们右手边这两个,一个通往的就是永和殿的下面,另一个则是通往皇宫外的一条密道!”

  冥聿尊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他来到这里的次数,绝对是两个手都数不清的。

  没想到,鸿对这里的情况比她想象中还要清楚的多。想到他说过自己是要找一个人,君赖邪不仅有些好奇。什么样的人,让鸿寻找了这么多年,而且一直到现在却还未找到?

  “是的,我几乎将这个皇宫都给翻遍了,却还是没有找到过她!邪儿,我们走吧!必须快点找到爷爷和爹爹!”

  听到君赖邪的问话,冥聿尊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的黯然。没错,他本来永远都不会来这炎黄大陆的。若非是为了找到她,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这里。然而,现在他的心中却莫名的有些庆幸,庆幸当年为了找寻她,来到了这一片贫瘠的炎黄大陆。

  敏感的感觉到了夙尊鸿不一般的情绪波动,君赖邪心想,那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吧?!不过,眼下救出爷爷和爹爹要紧,他们的确是必须抓紧时间了!

  如今,他们也没法知道爹爹和爷爷到底是被关在了哪里,只好一条条找遍。君赖邪和冥聿尊进入了一条甬道中,细细的寻找。

  花了大概大半个时辰,他们才将三条密道都检查完毕了。但是,这三条密道里面都是空无一人的状态。

  想来,爹爹和爷爷大概是在第四条密道了!这几条密道建造的极其坚固,其石料和砌法在炎黄大陆上都是从未见过。只要进入任何一个地方,都感觉不到这密道是深处到底有什么气息或者力量波动。

  有了前三条密道探查的经验,这一次君赖邪查探的更快了。向着前面走了一阵子,果然又看到了一个牢房一样的房间。

  看着坐在地上,脸色不太好的两人。君赖邪心里头更是心疼不已。这三年来,还不知道爹爹和爷爷在这里到底吃了多少的苦。

  素手一扬,手中的天诛地斩刃,轻易就划开了这个牢笼的大门。硬生生的将完好的牢笼给一刀削成了两边。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这个黑色的坚韧无比的牢笼,已经被君赖邪一招破成了废铁!

  长腿一伸,君赖邪迫不及待的进去了这阴暗潮湿的牢笼里面。大步走到了那里面木然的坐着的两人身前。

  真正的君尚明和君莫痕,也是看到了自己这几年所朝思暮想的女儿/孙女,他们俩猛地睁大了一双眸子,想要叫出她的名字。然而,他们脸上的惊喜还未成形,忽而转变成了一种惊恐。

  君尚明和君莫痕两人,死死地盯着君赖邪和冥聿尊的身后,那眼神之中,慌乱又恐惧!

  阴森入骨的嗓音,由着君赖邪的身后响起。冥凤夜一双深幽的眼眸,死死地盯着那强行破开牢笼的君赖邪。一张俊脸上满是风雨欲来之势!

  不知道他何时过来的,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君赖邪他们的行踪的。然而,冥凤夜却还是发现了他们!

  而此刻,除了追过来的冥凤夜之外,他的身边,还站着两个身穿白袍、圣洁无暇的一男一女。

  待看清了两人的装束,君赖邪的眼眸猛地一缩,她没有看错,是九重天界下来的神君使者!而且,这一次竟然一下来了两个!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