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页 > 477777开奖现场 >
477777开奖现场
正文 484现实
发布日期:2019-10-08 19:23   来源:未知   阅读: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但这并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他们每出现在一个地方,就会释放一群奴隶与恶魔罪犯、异族和混种堕天使,并且没有征召和征服他们,而是释放和给予自由,同时传递着重返地面的描述,在他们的描述中,地面上的世界,无限辽阔,虽然也仍然凶险和各种敌对,但地面上却也有着各种无限可能,所有的一切,只要愿意去争取,只要他们想要,那一切都能得到。

  尽管每一个恶魔们,都知道这所谓的一切都能够得到,并不是真的能够都能够得到,但长久以来被奴隶与交付灵魂,欺凌着的生活,让至少一部分恶魔的心中,哪怕只有一点微小的希望,或是仇恨、妒忌,都能够转化成巨大而不顾一切的渴望。

  而只要每一万名恶魔、异族奴隶、以及混种堕天使们之中,有一千名这样拥有着所有的情感所转化的,巨大的渴望与不甘,就足够成为点燃某一个地方或者某一处的,巨大的火种。

  于是再接下来,“卡迪亚斯”的军队更加的神出鬼没了,昨天才刚刚传出某支军队被卡迪亚斯的军队突袭了,今天在另外一边的城镇里,就又有人举起萨麦尔的旗帜,自称潜伏已久的接应者,一夜之间将城镇的管理者和统治者刺杀殆尽,然后不知所踪。

  这其中,是确实有周楚等人的军队,但也有更多,是那些恶魔们自发的,树立起萨麦尔的旗帜——在之前他们就听说了。只要是反抗比利亚,渴望着解放和重返地面之上的恶魔们,都可以竖立起萨麦尔旗帜,成为这支军队的一员,不需要报备,不需要交付灵魂,只需要在重返地面之时,选择效忠。

  不需要交付灵魂?于是无论是被解救与解放的恶魔与异族,混种堕天使们,还是本来就蠢蠢欲动、渴望着杀戮与刺激的恶魔们。都在等待着机会。而这个机会一旦出现,那他们就会立即抓住。

  事实上,在比利亚国度内各地的骚乱与动荡,有一半是周楚他们引起和进行的。但却是有另外一半。在一周后。是由其它恶魔所引起的,但无一例外的,它们都挂着萨麦尔的旗帜。

  两周后的一个夜晚,比利亚的国度内,罗斯尔山谷,距比利亚的首都,还有两千多公里。

  两千多公里的直线距离,在中世纪来说,还是一段漫长的距离,可对于现代来说,也不过是从海南到山东的距离,乘船转火车,也不过是两三天的距离,而对于地狱,因为恶魔体力超越人类,加上魔法与羽翼,急行军的话,也不过是五六天就能够抵达的距离。

  所以当动乱已经蔓延到了比利亚国度的大部分地方,最新的骚乱发生的距离,离比利亚的首都,已经不再是相对安全和只需要派出军队的距离了。而为了控制这越演越烈的局势,比利亚手下的大堕天使长和恶魔统帅,也必须出动了。

  只有高端战力,最终才决定着事情和战场的走向,这是这个世界的真理,也是许多世界的真理。

  “嗯,快了。”高明在那一头说,“我这边收到了一些消息,说是比利亚的直系手下,九大六翼堕天使长之一的塔莉尔,正在朝我这边移动。”

  “那你应该避开她。”这话是颜博说的,“毕竟你的能力和技能,加上拉尔蜜,都不算是直接战斗系的。”

  “老颜说的是实话啊,王石能让你一只手,小安能够让你半个身子呢。”蝴蝶在那边调侃着。

  冥之队的几个人在那里相互调侃了一下,高明忽然发现周楚似乎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了,于是有些好奇的问。

  但他并不知道,他最好的朋友和死党,此刻并不是像是他所想的那样,也不是和以往那样,过着踩着快迟到的点儿上班,然后没下班时就翘班,晚上出没在各大夜场一般年轻有为的富二代生活。

  黑暗中,水手们在熟睡,对于他们来说,早已经熟悉了船体的摇晃与轻微的颠簸,所以在该睡觉的时候,总是能够熟睡。

  但没有人注意到,除了船体的摇晃与轻微的颠簸、还有同伴们的打鼾声之外,寂静之中还多了一些其它的东西,比如轻微到几乎不易被察觉的脚步声。

  是在窗外发出的。黑暗中的呼吸声沉默了一会,然后脚步声响起,有人把船舱下的窗户给打开了。

  当窗户被打开时,夜色与月光从不大的窗户外,洒落进来,照出了呼吸声的主人。

  尽管削瘦了不少,但仍然可以从那变化并不大的易容与面部轮廓上,看得出些许欧城的痕迹。

  “没事。”幽灵的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我就是过来看看,想不到冥铃推荐的人选,还蛮有潜力的嘛。”

  水的温度冰冷而微凉,并且并不粘稠,和血液的喷溅与在身上流淌着的感觉完全不同。欧城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和告诉自己,他是谁,要做什么。

  以往有些奢华的大客厅现在看起来就像是简易而旅馆一般,偌大的客厅中,现在只剩下一台壁挂电视,一台冰箱与一张木制沙发,以及茶几,除了这些之外,什么都没有。

  欧城就那样坐在客厅中,坐在电视柜旁,看着空荡荡的客厅,但其实他的视线里,并没有什么焦点,或者他的视线的焦点的地方,其实是有着别人所看不到的三个字。

  他又站起身来,黑暗中窗外的微光,将他的身形的轮廓给映了出来,和以前相比,欧城的身形不但是更削瘦了一些,同时肌肉线条的轮廓,和几个月前的他相比,也更加明显与清晰。

  这不仅仅是梦魇世界的功劳,在现实里,欧城每一天清醒的时候,除了锻炼之外,仍然只是锻炼。

  欧城拉上了窗帘,他的身影再度隐没在黑暗之中,他要继续回到梦魇世界中,刺客信条的世界。

  和中国的深夜时间所不同,意大利虽然此刻也已经看不到阳光,但却仍然属于华灯初上的璀璨夜晚,在佛罗伦萨的一家餐厅里,叶欣又在持续着她持续了许久的抱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欣就不断的在秦箐面前嘀咕和重复着一模一样,或是相似的橘子,反反复复,都是表达着上面的几句话,更准确的说,是表达着一个意思。

  秦箐这样回答着,但她的心思并不在安抚叶欣的上面——再愚钝的人也能察觉到些许微妙的奇怪,更何况她并不是傻乎乎的小女人或者粗线条的女汉子。

  先不说让她来欧洲、以及了解与学习宗教学这样和商业毫无关联的事情,毕竟她和夏晓之前有过“关于他”的交谈,所以姑且认为这算是考验,又或者,确实是了解他的途径与必须的方式,虽然她完全不明白,欧洲、梵蒂冈、罗马,宗教学,和了解周楚,走进他现在的时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既然夏晓这样要求了,也就先这样做了。

  但更奇怪的是叶欣,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就算叶欣是富家大小姐,就算两人是很好的闺蜜,那也不至于能够让叶欣无所事事的,从国内一直陪伴着自己来到这里。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