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页 > 477777开奖现场 >
477777开奖现场
正文 【V050章】 指点一二尚可☆万更
发布日期:2019-09-08 13:15   来源:未知   阅读:

  本书关键词:正文 【V050章】 指点一二尚可☆万更无弹窗、正文 【V050章】 指点一二尚可☆万更全文阅读

  正文 【V050章】 指点一二尚可☆万更--------《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b章节名:【v050章】 指点一二尚可☆万更/b

  “夏家与你们无冤无仇的,为何要灭夏家满门?”咬着牙,夏富愤怒的低吼出声。

  的确,夏家在雅城行事,素来就是目中无人,眼高于顶,鲜少有人能被他们放在眼里。可是,对于那些不能碰的人,夏富再三警告府中之人不得招惹,为何会惹上如此大祸,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雅城内,也唯有天下第一楼背后的轩辕世家是他们夏家不敢动的,就算是夏侯世家与西门世家的人,见到他夏富都要卖他三分薄面,他们绝对不敢深夜潜入夏家,意欲灭除夏家满门。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在没有确认清楚的情况下,你觉得我们会冒然行动吗?”黑衣黑面,冷毅露在外面的眸子闪烁着冷意,一瞬不瞬的落在夏富的身上。

  真想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失去冷静的带人包围天下第一楼,扬言非要致王妃于死地。

  以王妃的性格,只要不是别人先向她动的手,她必然是不会反击的。夏家的人,一切都是自找的。

  “呵呵、、、、”夏富坐在椅子上,他的身后夏夫人紧紧抓住他的手臂,颤抖得仿如秋风中的落叶,脸色苍白如厉鬼,哆嗦着身子只差没有吓得尿裤子。想他精明一世,竟然落到如此下场,真是好不甘心,“有你们在,夏家的人就算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可否告知我究竟是谁要灭我夏家。”

  “夏家主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你不是扬言要派出杀手,追杀她一辈子吗?”冰冷嗓音在夜里格外的清晰,也格外的响亮,一字一句都敲击在夏家人的心口。

  冷毅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将他们每个人脸上细微的表情都深深记在脑子里,防止他们可能发生的任何过,你是想明白了。”冷毅话音未落,身影一闪,犹如一道劲风直逼夏富,一个扫腿将他狠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的嘴里吐出来,染红了地毯。

  夏夫人吓得失声尖叫,双手抱住脑袋又哭又叫,珠钗散落一地,连光鲜亮丽的衣裳都已凌乱,她再也不是往日那个高贵的夏夫人。

  “老爷,你怎么样,别吓妾身啊。”眼泪成串往下落,夏夫人哆嗦着身子将夏富抱在自己的怀里,看向冷毅的眸子染了恨意,竟不再显得那么怯弱。

  “咳咳、、、、、”夏富的回应,只是不停的咳血,根本无法说出一句话来。他双眼惊恐的望着冷毅,心如死灰。

  可是,他还是很想知道,打伤他儿子,还打伤了他的女人,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份。

  “除了大厅里的人,夏府已无活口,请做下一步指示。”与冷毅装扮几乎一模一样的黑衣人小跑到他的身边,声音不大的禀报情况。

  在无比沉寂的厅里,他的话清晰无误的传进每一个夏家人的耳中,给予了他们最沉重的打击,掐灭了他们心中所有尚存的希望。

  “你还我儿子的命来,还我儿子的命来、、、、、”夏夫人闻声,先是一愣,随后拔了夏家老二腰间的匕首,发了疯似的冲向冷毅,就算不能杀了他,跟他同归于尽也是好的。

  她的儿子们都在各自的院子里的睡觉,谁也不知道这个大厅里将要发生的事情,夏夫人一辈子的心血都花费在她的儿女身上,他们就是她活着的全部希望。可是,现在她的儿子女儿全都惨死,要她怎么接受,要她怎么活。

  “找死。”冷毅站在原地,看着冲向他的夏夫人,不动如山。待她紧握在手中的匕首距离他仅有一尺,快速的伸出右手握住她的执刀的手腕,用力一握,径是直接将她的手骨捏得粉碎。

  夏夫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双眼腥红,理智已经迷失。“你是魔鬼,你凭什么要杀我的儿女,他们都是无辜的。”

  然而,在雅城百姓的眼里,夏家的孩子没有一个好东西。个个不是欺男霸女的流氓,就是肆意妄为的屠夫。

  他这一生,拥有过无数的女人,可他没想到,最后陪在他身边的,竟然会是这个他一直都不喜欢的女人。

  当年,若非祖父坚持要让她做夏家的主母,夏富是说什么也不会娶她为妻的。现在想想,祖父是对的,她有资格做夏家的当家主母。

  “就算是死,你也应该让我死个明白,不是吗?”下了地狱,他要想找人索命报仇,若是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岂非是个笑话。

  伊主染将他打成残废之后,夏富所有的心思都停留在怎么寻到她,怎么报仇上,从未细细回想过她说过的那些话。

  也许,真如他所料,伊心染是出自皇室。否则,她举手投足间,不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王者的尊贵之气。

  而她言语间的轻狂,也足以说明,她压根就不可能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到头来,都是他太过愚蠢,才会失了冷静,犯下如此大错。

  冷毅一步步朝着夏富走去,眸色如冰,他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夏富会耍什么花招。

  待他走到距离夏富仅三步之遥的时候,脚步顿停,对着身后的黑衣人比了一个杀的手势。夏富的性命,他会亲手了结。

  “可以说了吗?”夏富面部极度扭曲,一半是因为无从宣泄的愤怒,一半则是因为浑身上下钻心刺骨的疼痛。

  “那便让你死个明白。”冷毅一挥长袍,颀长的身影蹭在夏富的面前,冷眸扫过夏富满是不甘与愤怒的黑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低声道:“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把你的儿子宠坏,让他招惹上最不能招惹的人。”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冷毅相信他已经在夏富的眼神中死过不下几千万次了,从他紧握的双拳,他能感觉到他有多么想要杀了他。

  只可惜,伊心染没有给他那个机会。她比任何人都明白,杀人不过头点地的道理,唯有活着,才能细细品味人世间生不如死的百般滋味。

  “她是谁?”咬紧的牙关,鲜血再次溢出嘴角,夏富就那么瞪着冷毅,仿佛这样就可以减轻他心中的对死亡的恐惧似的。

  “别杀我、、、别杀我、、别、、、”手起刀落,夏夫人的乞求并没有起到作用,训练有素的杀手,是不可能留下她的。

  “夫人,夫人。”夏富挣扎着伸出手握住死不瞑目,睁大双眼夏夫人的手,痛苦的低叫两声,浑身的怒意更盛,“她到底是谁?”

  “什么?”夏富面色一变再变,先是惊愣,再是茫然,最后他疯狂的大笑出声,眼清混合着血水将他整张脸变得更加的狰狞恐怖。

  “你没有出现幻听,她的确就是战王妃,南国的九公主殿下,王爷捧在手心里的人。凭你,也敢动。”冷毅最后的一句话,语气满是对夏富愚蠢举动的嗤笑与嘲弄。

  “呵呵,夏家亡得不冤啊!”夏富失心疯的又喊又叫,他那不长眼的儿子撞上战王妃,连他这个素来攻于心计的老狐狸也自己送上门去,不是他夏家是什么。

  战王妃说得对,坐井观天不是明智之举,要时刻谨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古训。

  “王爷等着我复命,下辈子若是投胎,记得别把眼睛长歪了。”长剑划过,鲜血飞测,洒满了大厅主位后面那幅字画上,妖艳,凄美。

  这一晚,在雅城百姓尚还沉睡在梦中时,他们心中的恶梦夏府,在一片冲天的火光之中,一寸一寸的化为虚有。

  落日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后,马背上驮着装有凤羽的箭盒,时不时扬起马脑袋,睁着一双大大的马眼四处张望。当发现有人在看它时,不觉昂首挺胸,摆出一副‘我是女王,我很高贵’的傲慢模样。

  “嗯,是挺热闹的。”夜悦辰漫不经心的应着,身子却一点一点拉开与伊心染之间的距离。

  不就是糖葫芦吗?好像八百辈子没吃过似的,要不是他拦着,现在他肯定悲催的抗着一个插满糖葫芦的棒子,被路人当猴子看。

  虽然在他极力的阻止下她有所收敛,但伊心染还是一口气买了三十串。一边走,一边吃,一路上都是她制造出来的垃圾,左手里还握着一大把,真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

  吃一串那叫新鲜,吃两串那叫过瘾,可是吃一大把相同的味道的东西,那就叫幼稚好不好。

  “小七。”伊心染咽下最后一颗,可爱的舔了舔嘴唇,故意拉长了声音,清澈的眸子也眯了起来,语气很危险。

  “别这么看着我,有话就说。”夜悦辰一脸的嫌恶,他是真不喜欢糖葫芦那又甜又酸的味道。

  “你嫌弃我。”努力的眨巴两下眼睛,挤出晶莹的水光来,伊心染弯了弯嘴角,又起了恶作剧的念头。

  有时候他很聪明,有时候他又很单纯,想一就是一,想二就是二,从来都不会拐弯,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但也因为他这性格,遇到心有邪念的人,很容易被别人利用。

  明明她就是那么普通平凡的一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不拘小节,莽撞又冒失,总爱惹些小麻烦。实际上,她心细如发,心思深沉,谁也别想算计她。

  这段不算长时间的相处,让夜悦辰深刻的认识到,宁可得罪阎王,莫要得罪小九。

  “真的没有吗?”甜甜软软的声音,柔柔的,像是羽毛吹拂进人的心田,挠得人心痒痒的,再冷硬的人都瞬间柔软了起来。

  伊心染总是调笑夜悦辰的娃娃音,其实她自己的声音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声音都很有特点,非常的悦耳动听,不是一般人能模仿得出来的。

  相较于夜悦辰的娃娃音,伊心染的声音甜糯绵软,就像是暖阳。尤其是她撒娇的时候,任何都无法抗拒她的魔力。

  像他们这样的人,生气时吼出来的话,明明应该很严肃,很有威严的,最后都会笑场。

  “你的声音?”夜悦辰嘴角一抽,心里产生一种怪怪的感觉,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我的声音怎么了,要说咱们两个还真是有缘,你天生一副娃娃音的嗓子,而我也天生了这么一副甜糯绵软的嗓子。”伊心染像是泄愤一样的狠咬两口糖葫芦,想她性格多么的独立自主,虽说是家里的小公主吧,但她喜欢玩的东西都偏男性化。

  在现代,稍微正常点儿的女人,都不会像她,喜欢血腥的猎杀游戏。弓箭,是冷兵器。

  这本身就充满了血腥,在追捕猎物的过程中,不担要掌握精准的射箭技术,还要跟猎物斗智斗勇。

  也许,是她性格中刚毅的那一部分,让伊心染即便拥有这样一副嗓子,在她真正生气时,她的声音也让人无法发出笑声来,那便是她身上,不容任何人侵犯的强大气场。

  “原来你也用假声。”夜悦辰摇头轻叹,到底是他自己隐藏得不成功,过早就暴露了自己。

  “是你自己反应太慢,其实我一直就没隐藏过,也没有刻意的去隐藏。”每个人都有天生属于自己的东西,比如容貌,又比如声音,为什么要去改变呢?不管好还是坏,是自己的就好。

  “可是你跟夏富对话的时候,很有气势,很、、、、、”夜悦辰之所以愿意跟伊心染做朋友,也许是他在伊心染的身上,看到了皇兄夜绝尘的影子。

  在那一瞬间,那一刹那,他真的就觉得,出现在他眼前,用筷子救了他一命的人,就是他的皇兄。

  “小七,你还真是一个孩子。”什么样的家庭环境,就会培养出一个人怎样的性情,伊心染在夜悦辰的身上,感觉得到尊贵非凡的气质。

  不管他的身份是不是如她所猜测的那样,待赏花会结束之后,也就是她离开的时候。

  “还说你不是个孩子,你这句话可充分暴露出你的幼稚。”伊心染看了眼剩下的糖葫芦,犹豫着是继续还是丢掉。

  “小七,等你越来越成熟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即便你用你的娃娃音说话,也没有人胆敢轻视你,那就是属于你个人的气场。”气场有强有弱,端看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好歹她也是一个活了两世的人,前一世,她活到十八岁,后面的故事成了谜。这一世,她虽然才不过十五岁,自幼品尝过的那些人情冷暖,见识过的那些阴影暗的勾心斗角,早就让她的心智比同龄的人要成熟。

  怎么算,她这个活了两世的人,加起来三十多岁的,怎么都比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要强吧。

  “一定会的。”眨眨眼,伊心染笑眯眯的望着夜悦辰,直看得后者倒退两步,满眼警惕的盯着她,防狼似的。

  “咳咳,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吃糖葫芦而已,不用搞得好像我要强jian你一样,真要干那事儿,姐还瞧不上你呢?”伊心染没好气的撇撇嘴,凭她的美貌,怎么也要找个成熟的帅哥。

  “小九。”夜悦辰红着一张俊脸,冲到伊心染的身边,双手紧握她的双肩,对着她的耳朵大声喊道。

  伊心染摇了摇头,推开夜悦辰,双手捂着耳朵,脑袋晕晕的,耳朵里面嗡嗡作响,不禁尖叫,“小七你吃错药啦。”

  “不是跟你说过,女孩子要矜持,不要乱说话的吗?”那些话,连他都说不出口,真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子跟谁学的。

  “我不就说说而已,又没有亲自去实践。”扁扁嘴,伊心染不甚在意的低语,生怕他再次冲过来,对着她的耳朵再来一次狮吼。

  “反正就是不许去,你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夜悦辰气呼呼的又叫又吼,他可是把伊心染当妹妹来疼爱对待的,他当然不能让伊心染走错路。

  女子最是注重名节,可不能让她一辈子的名声就那么毁了,以后想嫁都嫁不出去。

  盯着夜悦辰的眸子,伊心染终于忍不住一手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另一只手拿着糖葫芦,愣是没舍得丢掉。

  呸呸呸,她这话说得是不是太重了些。可怜的,夜悦辰小叔子,你说你那宝贝怎么就被你的亲嫂嫂给掂记上了呢?

  “我不笑、、、我真的不笑、、、、”可是他别扭的表情,真的很好笑吗?她实在忍不住,让她笑够了再说。

  夜悦辰气得一张脸青红交加,又实在拿伊心染没有办法,只得恨恨的跺了跺脚,叫来火耳翻身骑到它的背上,紧握缰绳,低声道:“驾”

  真要斗嘴,他压根就斗不过伊心染,总是不自觉的掉进她替他挖好的坑里,什么时候把自己给埋了都不知道。

  “喂,这样就生气了,太小气了吧。”张着嘴大笑的伊心染,没防备的吃了一嘴巴的尘埃,呛得她不停的咳嗽,小脸红成了一颗苹果。“小七,别让我抓到你,你死定了。”

  “咳咳、、、、”终于狠下心把没吃完的糖葫芦给扔了,伊心染双手叉腰作茶壶状,小手挥挥企图把尘埃挥散,“落日,咱们追上他,灭了他。”

  落日兴奋的扬起前蹄,它好想对主人说,它真的不想再被路人当猴子看了,它是马,千里马,有什么好看的。

  “小九说大话的孩子不是好孩子,追得到再说也不迟。”夜悦辰回过头看着怒气冲冲的伊心染,顿觉心情特别的畅快。

  “你慢慢来,我先走一步。”嘴上要逞强,夜悦辰还是不敢轻敌的,落日可不是普通的马,再加上一个精于骑射的伊心染,由不得他不小心应对。

  伊心染并不着急把夜悦辰抓住,骑着落日尽情的奔跑,她那烦闷的心情得到放松,嘴角一直都勾着浅浅的笑容。

  不管有多么的不开心,只要给她一匹马,给她一张弓,让她自由自在的狂奔一番,心情很快就会好起来。

  甜软的嗓音在夜悦辰的身后响起,吓了他一跳,想跑已经是来不及,只得指了指他们正前方那片田野,“小九,你看那边。”

  放眼望着,漫山遍野的花田,各种各样美丽的花朵,争相绽放着,展露出自己最美丽娇艳的一面。

  “想不想过去看看。”蓝月镇上的百姓,大多都是以种植花卉为生,所以每块花田都是经过精心打理的,绝对找不到一处是荒芜的。

  每一种花,都必须挑选出最适合它生长的土壤,然后才把它种在那里,精心的照料。

  夜悦辰不禁想,若是长时间住在这么个美丽的地方,也会是件很幸福快乐的事情。

  挑了挑好看的眉,夜悦辰也不客气,跳下马背就朝着花田走去,头也不回的道:“小九,你快点儿。”

  “真没礼貌,不知道要女士优先吗?”吐吐小舌,伊心染倒也没有多少介意,从落日的背上取下凤羽,快步跟了上去。

  “小九你怎么把凤羽也背过来了?”眼里有着兴奋,表情有些呆滞,夜悦辰没有意识到,他的嘴巴都快要笑歪了。

  “记得我的好就好。”笑了笑,伊心染将凤羽递到他的手里,柔声道:“你可得仔细点儿,弄坏我的凤羽是要赔的。”

  夜悦辰不住的点头,笑得眉眼弯弯,情不自禁的喊道:“小九,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小九,你说这是什么花?”夜悦辰满心欢喜的抱着凤羽,但是他没有着急着去试箭,而是蹲在一片花田边,指着满田的娇艳的花朵询问。

  别说他不讲义气,在他决定带伊心染出来玩的时候,他可是非常用心的研究了一下蓝月镇各种各样的花卉,目的就是为了别在伊心染的面前丢脸。

  所以,做足功课的夜悦辰,可是相当的自信,要是伊心染答不上来,他可以细细的讲解,嘿嘿。

  “蝴蝶花的叶子长而宽,又是那样多,颜色是深绿色的,面上有不明显的叶脉,叶子的边缘是波浪形的。”伊心染漫不经心的说,瞥了眼夜悦辰耸下的双肩,觉得有些好笑,接着又道:“这里的蝴蝶花有的才展开两片花瓣,有的花瓣全展开了,露出淡黄色的小花蕊。你看这个黄色的花朵,一朵花有四片花瓣,两片大两片小,每一片花瓣上都有黑黑的大圆点,只有两片花瓣上的黑点是呈心形的,组成了蝴蝶形状,蝴蝶花便是因此而得名的。”

  “如果有一只蝴蝶飞到上面,你会不会分不清楚哪个是花朵,哪个是蝴蝶呢?”俏皮的眨眨眼,伊心染坏心眼的道。

  伊心染一看那红如火,高贵娇艳的花朵,满脸的黑线,不由得一巴掌拍在夜悦辰的脑门上,低吼道:“丫的,你以为姐连儿玫瑰花都不认识吗?”

  摸着吃痛的脑门,夜悦辰嘴角一抽,他这是什么作死的节奏,傻子都认识一玫瑰吧。

  “谁说我要嫁人了。”伊心染翻翻白眼,心中不禁腹议,她嫁都已经嫁了,哪里还敢再嫁。

  顺着夜悦辰的手,视线落在红玫瑰花田的旁边的花田里,伊心染不禁水眸一亮,不曾想在这个时空,还有机会看到不易养活的长茎玫瑰。

  “白色的长茎白玫瑰,我比较喜欢的一种花。”又一随手一巴掌,再次准确无误的拍在夜悦辰的脑门上。

  “小九为什么喜欢这种花。”纯白的颜色,夜悦辰不怎么喜欢,他觉得娇艳似火的红玫瑰更好看一些。

  一身月白色长裙的伊心染走进白玫瑰花田,整个人仿佛与花田融为一体,分不清楚哪个是她,哪个是花。

  这一刻,夜悦辰突然觉得伊心染很美,那种美远非语言可形容,那就是一种感觉,没来由的钻进他的心里。

  所以,她喜欢白玫瑰,尤其是长茎的白玫瑰。总觉得,这种玫瑰,比起热情似火的红玫瑰更讨她的喜欢。

  “除了白玫瑰,这里还有小九喜欢的花吗?”夜悦辰没有靠近,站在花田边,看着在花丛里穿梭的伊心染,阳光打在她的脸上,那纤长轻颤的眼睫仿如蝶翼般,动人不已。

  “没有了,小七喜欢什么花?”从花田里出来,伊心染带着满身的玫瑰香。倒是应验了那句话,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她不过只是在花田里走了一圈,就得来了浑身的玫瑰香,自然的花香,伊心染并不排斥。

  “得,那你就好好守着你的秘密。”伊心染白眼一翻,索性站在原地,缓缓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深呼吸,“你不想用凤羽了。”

  “落日身后的大树作为你的第一个目标物,能不能射中?”对伊心染来说,这样的距离不算远。

  目测了一下现在所站位置与那棵树之间的距离,夜悦辰不由得嘴角猛抽,脑门上爬满了黑线,他的箭术只能说是一般,百步穿杨的地步还未达到。

  是宁肯现在丢脸,还是等箭射出去之后再丢脸呢,真是一个让他左右为难的决定。

  “我非常的确定。”伊心染话没说完,顿了一下又道:“其实,我本来是想让你射那棵树树梢那颗红色果子的。”

  夜悦辰一个趄趔,感觉自己全身都处于抽疯状态中,原来前半句话不是宣判他死刑的,后半句才是亮点。

  “用别的弓兴许做不到,但是用凤羽那就不一定了。”当然,那还得看看射箭的人是谁。

  经过特殊加工处理的凤羽,精度极高极准,只要能射得一手好箭的人,拿上凤羽就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其次,伊心染精心为凤羽搭配的箭,每一支都有各自的长处,最基本的前提都无非是为了射中目标而设计的。

  要是夜悦辰的箭术不是那种烂到扶不上墙的水准,要射中那棵树,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那我试试。”没有亲自试过,夜悦辰还是不愿意就这么放弃,正如伊心染所言,别的弓也许做不到,但是凤羽铁定可以。

  在天下第一楼,他可是亲眼目睹过,凤羽在伊心染的手里,不但可以变大还可以缩小呢?

  夜悦辰镇静的点了点头,双手捧着箭盒轻轻的放在地上,缓缓解开包裹着箭盒的锦布,露出里面做工精致的箭盒,他的心里更是多了几分期待与兴奋。

  箭盒打开的那一刹那,耀眼的金光伴着银光落入夜悦辰的眼中,让他不自觉的闭了闭双眼,手一用力,整个箭盒里面的东西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金色的弯弓凤羽是他早就见识过的,整整齐齐排列在里面,通体银白的箭支,他却是第一次看到,依然是满心的震撼。

  “当然是凤羽的专属配箭,不是什么人都有幸品尝一下银色箭支滋味的。”伊心染挑挑眉,很满意夜悦辰展露出来的神色。

  让伊心染一直无法释怀的,就是那支射死黄硝,没有来得及收回来的箭。当时情况危急,她若是执意收回那支箭,也就逃不过夜绝尘了。

  “小九你怎么老是走神,我都唤你好几声了。”夜悦辰语气极其不满的道,她身上的秘密怎么比他还要多。

  “射就射,我还怕你不成。”夜悦辰紧握着手中的凤羽,脑海里浮现出皇兄夜绝尘教他射箭时,提醒他注意的要领。

  皇兄说过,只要他熟记这些,在射箭的时候保持一颗平常心,神情专注,心无杂念,他就一定可以射出最好的成绩。

  夜悦辰双腿分开,微屈,是标准的射箭姿势,右手执弓,左手接过伊心染递到他手里的箭放在弦上,放缓了呼吸,神情专注的直视前方,瞄准前方的目标。

  夜悦辰双眼一眨不眨的紧盯着飞出去的银色箭,额间冒出豆大的汗珠,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他好担心射不中。

  “射中了吗?”最紧要的关头,夜悦辰终是不堪心理压力,背过身去不敢看结果。

  握着凤羽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凤羽与普通弓的不同。搭弓拉弦的瞬间,那种感觉尤其的强烈。

  闻言,夜悦辰转过身,看着那支插在大树上的箭,果真如伊心染所说,偏了一点,没有射中树的中心位置。

  “不同的风向都会影响箭射出去的轨迹,射箭是哪怕是你的呼吸都会对箭造成影响,这些都是影响你能不能射得准的关键因素。”师傅曾对她说过,一个好的射箭能手,要有狙击手一样灵敏的嗅觉。

  一般很少有独立的狙击手存在,因为伴随着狙击手的存在,就一定存在着一个观察手,他们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教我射箭。”想到要拜伊心染为师,夜悦辰就有种即将要跳入狼窝的感觉。

  “教你谈不上,不过可以指点你一二。”她早晚都会跟夜悦辰分开的,若是长时间相处下去,伊心染真担心她的预感会成真。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