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页 > 477777开奖现场 >
477777开奖现场
正文 二百四十章 、你是我的朋友凯利先生
发布日期:2019-10-07 03:17   来源:未知   阅读:

  本书关键词:正文 二百四十章 、你是我的朋友,凯利先生无弹窗、正文 二百四十章 、你是我的朋友,凯利先生全文阅读

  正文 二百四十章 、你是我的朋友,凯利先生--------《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

  有了巨量空间护腕的罗二,简直成了乡下的小财主,见什么都想划来到手里,他算是给穷怕了。

  再有不到五十米,就要接近那个装甲车了,罗二本能地去护腕,不还好,这一立马愣住了,呆立在了雨中;尚在晃动不已的护腕空间,正在逐渐收缩,由一个占地近两千立方的巨大仓库,缩小成了不到五百立方的小库房。

  “靠,耍我啊,”不由得,嘴里爆出一句国骂,罗二被护腕给刷得晕头转向;要是里面的空间再缩小到了三十来平方,他还不如趁早溜掉算了。

  雨中,罗二愤愤的咒骂,引起了前面一名美军士兵的注意,满耳的枪炮声中,能听见身后的动静,也是耳目聪慧了。

  “嘿,哥们,过来,别待在那里,”一脸不悦的士兵,招手叫罗二过去,他现在还在装甲车后面,能躲避一时算一时。

  “哦,来了,”罗二丧气地回了一句,拎着冲锋枪弯腰蹭了上去,面对一大帮子老美,他已经没了丁点忐忑,声音里很是平稳。

  见罗二靠在身边,那名士兵一拉他的雨衣,“站在这里,对面的火力太猛,狗娘的,那是我们的军火库,子弹打都打不完。”

  一门心思盯着护腕的罗二。终于眼着空间里的面积,不再缩小,碰碰乱蹦的心脏,好容易缓和下来。直到护腕上一片炙热烫烤着皮肤,脸上才闪过一丝红晕;五百立方虽小,也够用了,最关键的是,他到了那广阔的希望,有了希望那才有动力不是。

  黑暗中,罗二没发现,护腕上那精美的纹饰。倏忽间闪过一道橙色光芒,随即隐没不见。而护腕上罗二的鲜血,已然被吸收的干干净净。

  身边的老兄还在唠叨个不停,但眼睛却紧张地盯着那不断发射出子弹的机棚。这里虽然已经包围了那个机棚,但人家里面的火力实在凶悍,没有大口径火炮压制,谁上去谁死。

  只有面前的装甲车,在慢慢地向前逼近。“咚咚、咚咚咚,”车上的机关炮,打得机棚里一片爆响;再有十来分钟,装甲车就会冲上去。把里面暴动的战俘,一举消灭。

  伸出左手。还没挨上这个唠叨的大兵,罗二念动间。面前的大兵突然没了踪影,那是被收进了护腕。

  嗯?还没碰上,就给收了,罗二稍一愣神,察觉到了护腕里点点的能量弥散,嘴角处悄然一乐,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不再耽搁,手臂挥动,两米高的装甲车,被他马上没收,你丫的也打够了,该歇歇喘口气了;转身,罗二抱着枪歇向窜了出去,在一溜愕然的士兵旁闪过。

  装甲车的突然消失,让周围的士兵傻了眼,这一愣神的功夫,罗二过去了,在他们身边过去了。

  他是闪过了,留下的,只有一地的泥水,那些士兵,只要靠近半米之内,无一例外地被化成弥散的能量,补充加固尚未恢复稳定的护腕空间。

  经验丰富的罗二,跑动中就明白了,护腕吸收的距离,仅仅是在半米内有效,那么,他只有快速地奔跑,沿着大兵们的身后奔跑,尽量不给敌人反应的时间。

  且不说罗二在外面忙活,机棚里,任小森和崔智山,眼着一个个战友,被外面扫射而来的机炮,打碎了身体,血肉破碎,也只能躲在两侧,时不时向外扫射。

  小口径机炮,那打过来的也是炮弹,仓促堆起的简易工事,根本挡不住轰击,不到二十分钟,就只剩下了四个活着的人。

  那挺崔智山推过来的高射机枪,早早被打成了破烂,和堵在门口的那辆吉普车一样,碎得不能再碎了。

  “崔同志,再坚持一会,坚持一会,二哥马上就回来了,”奋力扔出一颗手榴弹,任小森换上一个弹夹,大声叫道;现在,他心里也是没底,能抵挡一会算一会。

  “没事,咱们子弹手榴弹多的是,大不了,哼,”崔智山眼睛瞟了一眼里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切,眼泪汪汪地拿起一枚烟雾弹。

  不但是他,就连那两个战俘,也象传染般打起了哈切,好在,他们手里的家伙没有放下,仍在不断地射击再射击,但准头就没法说了。

  不断投出的烟雾弹,还有间隔几个闪光弹,把机棚外的雨地里,掀起了阵阵大股的浓烟,令蠢蠢欲动的美军士兵,不敢轻易起身。

  机场那一头,一个步兵营的士兵,他们的背后,一道身影穿梭而过,枪声也在渐渐稀落,直到一个机枪火力点的三名大兵,随着罗二的跑过,消失不见之后,其他的大兵没们发现了异常。

  “人呢?”,哪怕是战死了,也得有尸体存在,尸体哪去了,卫生兵也太勤快了,那个跑得飞快的人啊是谁?士兵和军官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站住,你站住,”一名站在岗楼上的士兵,使劲擦擦眼睛,把枪对住了跑动的罗二,毫不犹豫地呯地开枪。他能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人。

  士兵的嘶吼声,惊动了大股的士兵,在军官的吆喝声中,纷纷调转枪口,努力去找罗二的身影;他们这才发现,雨中的机场上,照明弹似乎少了很多。

  没办法,罗二首先瞄准的目标,就是那个不断发射照明弹的炮击炮排,连人带炮一股脑给收了。只有守在岗楼上的几门迫击炮。罗二没敢上去,目标太明显了。

  “哒哒哒”,罗二的枪响了,有了散手指示的经验。罗二凭着耳力的帮助,只要是对面枪响,他就能捕捉到威胁的源头,马上就是一梭子扫了过去。

  刷刷,两颗手榴弹,被罗二甩了出去,“轰轰”,八十米外的一个大型变压器。碰碰火花四溅,炸成了一团大火;随着手榴弹的爆响,机场四周十几盏雪亮的探照灯,集体罢工。

  机场上。陷入了一片黑暗。一时间,士兵的叫喊声、军官的嘶叫声,加上凌乱的枪声,乱成了一锅粥。

  边打边跑的罗二,跌跌撞撞跑向了那一溜高大的机窝。屋顶半圆形的机窝里,一个个大门紧闭。

  罗二这一跑,那些围攻机场北头的大兵们,借着依稀的火光。嚎叫着劈啪打着枪,快速扑了上来。不消灭掉背后的威胁,谁也不敢放心地攻击军火库。

  好在。这一片黑压压的机窝,长长的一溜,足够罗二藏身的;慌不择路的罗二,摸到了中间的一处大门。

  这是一整块移动式大门,没有里面的电闸控制,普通人根本无法从外面推开大门;摸了半天的大门,罗二法克法克地大骂几句,就要离开。

  碰碰,两箱军用炸药放在了大门下面,罗二觉得还不保险,把从雷区起出来的十几颗地雷,也堆在上面;“嘎巴”一把拉碎木箱一侧,一根五十厘米长的导火索,带着雷管插在了炸药上。

  扭头瞅瞅慢慢围上来的大兵,罗二冷笑一声,呲,导火索拉着了;一个翻身,罗二躲过射来的子弹,窜出十几米外,紧紧趴在地上,嘴巴大张。

  导火索冒出的火光,引得十几名士兵,飞快地冲了上来,手电光一照,“啊,趴下”,嚎叫的士兵,还没来得及推开身后的战友,就听见咚地一声巨响,再也听不见后面连串的爆炸声。

  两箱一百斤的烈性炸药,还有十几颗连窜爆炸的地雷,不但炸飞了追上来的十几名大兵,也把机窝坚固的大门炸飞了一半,破碎的铁块三角铁,横扫机窝里警惕的士兵。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里外一片伤兵的嚎叫声,就连抱着头的罗二,也是脑袋阵阵发蒙,耳朵里嗡嗡鸣叫不止。

  晃了晃一头的泥水,手里的枪也丢不见了,罗二爬起来,趁乱冲进了机窝里;靠在大门的一侧,一眼去,黑乎乎什么也不见,只有十几只四下晃动的手电光,在左首处亮的耀眼。那里,有一个小门。

  摸出一支轻机枪,慢慢拉上膛,脚下无声地罗二,靠了上去;身后,远远地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尤不死心的老美,又围上来了。

  没时间仔细了,罗二心里叹口气,右手一晃,一颗杀伤手榴弹握在手里,捏柄挑环,熟练地把手榴弹扔进小门,没等爆炸,又是一颗手榴弹扔了进去。

  随着里面惊恐的叫喊声,“轰、轰”,弹片四溅,打得门框叮当作响;爆炸掀起的浓烟还没散到门口,罗二已经把枪口顺了过去,“突突突”,来回摆动的机枪,直接打光了三十发子弹。

  叮,子弹打光了,罗二收了机枪,努不再理会小门,转身,一颗颗手榴弹、闪光弹不断地打向围上来的大兵。

  有是一阵爆炸,夹杂着一道道闪亮,被罗二打残了的步兵营,潮水般退了,退过机场跑道,跳上卡车向码头驶去。

  跑啦?不打啦?攥着一颗手榴弹的罗二,被美军士兵的动作搞的莫名其妙,好家伙,连外面的伤兵也不管了,这还是老美嘛,简直是一代不如一代。

  既然人家跑了,那咱也该走了,没时间去查里间的战果,罗二抬腿直奔那个大型水泥地堡,老美的一个探员,也就是特工还在地上躺着呢。

  美军在机场被偷袭的第一时间,就把岛上的战斗机飞行员,和一干美军文职人员,集中保护在了机窝了,被一个步兵班保护起来,却好死不死被罗二给撞上。连打带炸地干到了一大半,其他的也是人人带伤;最关键的是,里面还有两部长波电台,也被罗二顺手炸了。

  没有了电力。再失去了长波电台,至此,岛上和陆地上、海上的联系,彻底断绝。

  刚刚发出遇袭电报的江华岛,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和外界断绝了信息,在这海上滔天大浪,风雨交加的寒冬里。冰凉了无数人的心。

  回到地堡里,昏昏然的情报局探员凯利,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脑袋正从射击孔向外;外面除了零星的枪声。已经没了大规模的战斗,让他心里为之一松。

  “大概他们走了,肯定是走了,”嘴里猜测着凯利刚要转身,“凯利。你要去哪?”冷冷的声音,让凯利的心情无比绝望。

  提溜着瘫软的凯利,罗二快步走向机场北头,还没靠近。他一嗓子大叫,把凯利吓得跌倒在地上。“小森,是我。别开枪。”

  一把将凯利扔到破烂的吉普车旁,罗二猜测着这辆没有爆炸的吉普,脚下却快了许多,“想死你就跑,”丢下冰凉的一句话,罗二的身影消失在一堆钢板后面。

  简易工事后面,借着地上的手电光,罗二见,除了一地的弹壳,任小森抱着枪躲在角落里,而崔智山却在弹壳堆里,不住地争扎着,双手撕扯着自己的喉咙;再听身后,还有两个俘虏也在低低嘶吼,乒乓扭动。

  唉,罗二暗暗叹口气,就凭这份战斗力,美军没打进来,运气也太好了;“凯利,过来。”回头叫来狼狈不堪的凯利,罗二指着崔智山,“他有什么问题?”

  也是,罗二一个学生,没进入社会就参军了,在朝鲜打了几年,根本没机会接触,并不了解上瘾的痛苦。

  崔智山匆匆一眼,就出来了,地上的战俘,是犯瘾了,“犯瘾了,他需要,”

  “能治好吗?”罗二皱着眉头问道,崔智山挣扎的模样太惨了,样子还不如死了的好。

  “罗同志,你,你给我一枪,给我一枪,”喘息的崔智山,痛苦地恳求罗二,他实在是没了活的念头;今晚的战斗,让他实实在在报了仇,也算了解了心愿。

  “有,那就是打针,打,”凯利老实地回答。眼罗二眉目不善,“他们已经是毒瘾太深了,除了继续打针,没有其他办法。”

  为了证明自己有用,凯利继续说道,“地堡里有,还有针管。”嘴里蠕动两下,凯利差点又说出这里的机密来,不过,罗二缓和的脸色让他紧紧闭上了嘴巴。

  深深地了凯利一眼,罗二把扣在手里的刺刀反手收起,“小森,你跟着他去取那什么,速度要快。”

  任小森押着凯利出去了,罗二无奈地一掌打昏了崔智山,又把那两个战俘打昏,起身走进储备库。

  有了五百立方的护腕空间,罗二先把一大半的地方,堆满了大米白面,单兵口粮和牛肉干也装了一些;剩下的是医药器械、睡袋等物资。

  反倒是他没那多少,仅仅取走了一个连的武器装备,谁让他的罗家山急需粮食呢。

  就在他惋惜地收手,准备去拿炸药的时候,一排m4步枪旁的一个铁柜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依稀记得,这玩意在汉城见过一次,那时可是从里面拿了不少的黄金、美元。

  想到这里,罗二眼前一亮,“不是,把钱放在军火库里,你玛德太有才了。”摸了摸柜子上的两个表盘,他不懂这玩意。

  “卡”,手攥把手使劲一拽,果然,大铁柜的厚门纹丝不动;嘿嘿,罗二心里一乐,越是结实的家伙,里面越有货。

  没成想,该走了碰上好东西了,罗二曲掌成爪,高高扬起,猛然间发力,“彭”。厚厚的钢板上,被罗二硬生生抓出了去个孔洞。

  “嗨”,右臂鼓足了整整一圈,捏住钢板的右手。渐渐回收,咯吱吱,几声酸涩的吱咛声,一个完整的钢板厚门,竟然被扭成了一团,咔地拽离了铁柜。

  保险柜就这么被罗二暴力破开了,甩甩酸疼的右手,罗二手电一照。裂开嘴无声地大笑起来,呵呵呵,老天保佑,发财啦。

  申希山。你个朝鲜老财迷,这回,老子用钱砸死你,你给不给粮食,罗二心里暗暗发狠。

  一个黄色的文件袋外。一沓沓厚墩墩的美金,整整齐齐摆放在眼前;拉开里面的小抽屉,一支精巧的银色勃朗宁****,还有一盒子弹。

  不由分说。罗二直接没收了,一脚推翻报废的保险柜。抬腿向炸药箱走去;既然自己拿不走,那就怨不得要炸上一场了。

  这是两箱标准五十米长的防水导火索,手脚麻利地接续上搭扣,导火索一头接上雷管,深深插进油性炸药里,拿着另一头罗二除了储备库。

  走到外间,任小森已经押着凯利回来了,提着一个黑皮箱;在枪口的监视下,凯利熟练地给三个战俘注射了稀释过的。

  等到崔智山三人脸色不在狰狞,平稳下来后,“一人扛一个,去码头。”罗二象被麻袋一样,把崔智山甩在肩上,当先出了机棚。

  “走,背上一个”,任小森枪口一顶,凯利无奈地背起一个脏兮兮的战俘,手里拿着皮箱,踉跄地跟在罗二身后。

  不过,当他的眼睛,依稀见罗二手里拉着的的东西,眼仁猛然间一缩,痛惜地回头,不再吭声。

  走了不到八十米,罗二停下了脚步,“小森,找辆车来,这样速度太慢,”罗二怕点着了导火索,自己再跑不掉,那就惨了。要知道,他要爆破的,不是一般的军火库。

  “好叻,”任小森放下背上的战俘,快步向远处跑去,刚才,他就见了一辆卡车,不知道能开动不能。

  “哎,可惜了,那些飞机没有炸掉,”着小森的背影,罗二嘴里淡淡地说着,这次,他说的是汉语。

  雨小了些,地上的崔智山三人,也慢慢苏醒过来,坐在地上无声地垂着头,他们知道,是该做选择的时候了。

  跑道上,一辆军卡没有亮灯,轰鸣着冲了过来;着驶来的卡车,“罗同志,我们不能走,”崔智山忽然说道。

  “回去了也是个死,人民军不需要回去的战俘,更不需要有毒瘾的战俘。”崔智山心里明白,一旦回到北方,他们三个人马上会消失,消失的无声无息。

  “你们三个是我的战友,我不会放弃,有毒瘾我也要,只要活着就行。”罗二慢慢转过头,“崔智山,现在,我要给你们介绍一下咱们的新朋友。”

  不理会一脑袋雾水的三个人,拉过呆立一旁的凯利,罗二把手电交给崔智山,“大家都上车”

  站在后车厢里,罗二在导火索端口拧上发火销,手电光下,他脸上的微笑,在凯利来,堪比,不,胜过恶魔的微笑。

  “凯利,想活命,来,拉着它。”罗二扬起发火销,把大大的扣环塞在他的手里。

  漆黑的雨夜里,罗二冰冷至极的劝导,让浑身湿透的凯利,牙齿得得颤抖着,一股寒意从头顶直下小腿。

  “活着,就拉动它,想死,那就成全你!”最后的几个字,罗二忽然咆哮着怒吼,惊得凯利手上一个哆嗦,呲,拉着了发火销。

  “哈哈哈哈,好,你是我的朋友,凯利先生。”罗二手一扬,冒着橘红色的导火索,跌落在纷扬的雨水中。

  三个精神头越来越好的原战俘,目瞪口呆地着车外的导火索,忽然,崔智山跳了起来,直扑车顶,在司机室上方拼命地拍打,“开车,快开车。”

  进出上百次的军火库,崔智山心里清楚,一旦美军储备库爆炸了,那这个江华岛,基本上要炸塌一半,至于冲击波,那就谁的命好了。

  呜,早知道罗二心意的任小森,狠狠一脚踩下油门,卡车疯狂地吼叫着,向岛上码头飞驰。车后面的泥水里,丝丝冒烟的导火索,在以每分钟5米的速度,迅速燃烧着。

  车厢里,罗二挥手间取出五挺机枪,“来,一人一个,凯利,你也上,能不能活下去,就这一回了。”细心的罗二,用朝鲜语和英语各说一遍,检查自己的武器去了。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